疯言疯语

一个赛博吉卜赛人的树洞

《同理心被高估了》
你不能只是对一个正在受苦的人进行深刻的共情。这和为他们祈祷一样毫无作用。
擅长感受别人的情绪并不会天然地让你成为一个好人;
擅长 “感同身受” 和真正纠正社会错误之间,基本毫无关系。
同理心只是一种幻觉。
事实上,太过 “感同身受” 反而会阻碍你真正采取行动创造改变。
为什么人们只会谴责那些 “缺乏同理心” 的人?
《想要的真相》
首先人民是可以被愚弄的,当信息量足够时,他们的注意力就会被吸引;
其次相比于直接硬灌,人们更相信自己推论出的答案;
而通过一些普遍、模糊、宽泛的描述,是可以引导他们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份答案的。
《疫苗、理性与感性》

1976年美国卫生局的汉斯诺伊曼博士指出:根据预计的免疫接种规模,在接种流感疫苗的两天内,大约2300名美国人会中风,7000人会心脏病发作。
这并不是什么未卜先知,而是根据统计学得出的数据,不管人们有没有接种疫苗。
然而如果有的人中午接种了流感疫苗,当天晚上就得了中风,他会很自然地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,把疾病归罪于疫苗。 这种在医学上被称作耦合症,即处于某种疾病的潜伏期,接种后巧合发病。

1976年10月一日,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全民免疫行动,拉开了序幕,此前担心的诸多问题也都一一应验。
10月12日匹兹堡地区,三位老人在接种了流感疫苗后的几个小时后心脏病发作而死,引发了公众的恐慌。
尽管疾控中心一再提醒公众,老年人的死亡率并没有增加,但是舆论并不是逻辑和政治的影响,而是情绪。
而诸多媒体的报道则加剧了这种焦虑,将各种疾病和死亡归咎于疫苗,最麻烦的是制药公司的疫苗是否真的毫无问题并没有人知道。
直到12月份没有出现一例猪流感病例,却出现了数十例疑似流感疫苗引发的格林巴利综合征,这是一种会导致吞咽困难,肌肉麻痹等一系列问题的罕见神经系统疾病。
疾控中心不得不终止了疫苗接种计划,其主任大卫森吉尔被迫引咎辞职。
流感杀伤力的反复无常,某些专家的张口就来,个别媒体的煽风点火,以及与制药商之间无法验证的猜疑链,共同导致了公众信任的崩塌,为下一次大流行埋下隐患。

0%